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原爱

骚娘净是味,梦醒一身轻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流光飞舞  

2015-02-22 13:08:55|  分类: 博海揽胜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本文转载自悟空《流光飞舞》

流光飞舞 - 悟空 - 西风瘦马的博客

 

 流   光   飞   舞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谁,执我之手,敛我半世癫狂。

  谁,吻我之眸,遮我半世流离。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——唐寅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

 一段愁绪,轻轻地落在你的眉间。谁,又把离歌寄于管弦,天涯倦客,望断故乡的迢迢归路。纤纤玉指闲挂珠帘玉钩,左手轻轻地手把黄花,右手开始追忆迟暮的春意。莫名的忧伤,依然笼罩我的双眼。

  金福寺,红墙外,莲池畔,点点落花,旋转着季节最初的颜色。

 昨日和教务长在寺外小聚。感叹颇多,他说,这是离京后,我们俩至今唯一的一次聚会;流光飞舞,物移人非。窗外行人匆匆,卷起滚滚的尘埃。想到初,大约一周出去聚餐一次,天南海北,胡侃嬉笑,互聊故事,交换心得。我们可以说是患难之交,一起走过了四年京华岁月。平生里,女人和朋友在我的生命里径渭分明。女人是女人,兄弟就是风风雨雨的兄弟。不能为了女人出卖兄弟,更不能为了女人背叛兄弟。女人永远是女人,如果为了女人出卖兄弟的人,这人,随时有可能也出卖女人。历史上不乏其人,君不知,秦淮八艳,有多少儇薄寡情!红泪沾衣寇白门之朱国弼,桃花零落李香君之侯方域等,为了功名,为了殿堂,弃她们而去。之后的她们零落风尘,香消玉殒。教务长听了我的牢骚之后,怨不得你有倾心相许的红颜,原来你的爱情之道,这么平淡而高深,悠远而坚定。

  一支烟,缭绕整座小楼,忆起了她们,今夜。

 一弯细月,远挂西天。此生,最负平城楠子,是今生无法忏悔的情债;此生,最念南国阿华,是今生游离颠沛的憔悴。此生,最恨中山嬷嬷,是今生高楼玉笙的寒鸣。

  春意阑姗,此情无诉处。谁能又将瞬间成为永远,再华丽的词藻也无法叙述那一片闲愁。中午恶梦骤然惊醒,薄汗轻身,窗外的溪声,缠绕我的思念。一笔落纸,俊俏冷艳,又能奈何。灵魂的孤独,在这繁华尘世,始终无人能懂。最美丽的美丽,最热闹的热闹,也难消孑然一身的清泠与凄沧,即使高贵的禅定也需要轮回遗失的芬芳。

  窅寮一隅,生花妙笔,行云流水,一袭袈裟却难以抵挡没有对话的世界无尽的苍白。

 春去人病,红尘边,谁又在明镜前拂尘而坐,眉如翠羽,腰如束素,肌如白雪,深闺流梦,寂寞无言,韶光悄悄地流淌于拨弄秀发的指尖。翻开一卷残书,看到昨日凌乱的批注,岁月泣青春,席地跏趺,残缺的小字像一首未完的诗歌,有些时候,完美未必是件好事,比如人生,再一帆风顺也有失意无奈之际;过尽千帆,白云深处,斜晖脉脉,笑看人生,亦或是美丽的另一种方式。

  也许有些心事,不讲为好。

 世人往往不懂爱,她们都说红尘有情,人间有爱。于是我来了,结果荒唐地发现,她们也在茫茫人海里彷徨,也在滚滚红尘里哭泣。于是,我出家了,当她们懂了,我还会来。

  满地的相思,欲诉无言。只能诉给将去的春天。再深的情,已经为僧;再痴的爱,已经空门。哀众芳之芜秽,恐美人之迟暮。燕鸿远去,烟锁小楼,紧蹙的眉头,永远冰凉的手指,解下袈裟,随风飘落。春往何处去,愁煞的情绪,薄雾浓云里,昨日的故事挹恨在岁月的痕迹里,寺外的莲花和缠绵的梵乐染红了潇潇暮雨。再相逢,几何时,邀明月与卿共饮,莫嫌醉颜酡红。

  暮鼓又从斜窗流入,阵阵鼓声似千军万马,似迅雷烈风。仁厚的心法师父,数十年如一日,坚持晨钟暮鼓,坚持打板叫响。看到心法师父时,忆起当年的我,心静如水,虔诚修佛,含颔低眉,明亮如月。

  有时,造物偏弄有情人。

 心法师父的鼓声,添了智慧的落点,俨然西天的佛乐。老树的昏鸦栖居在黑色的草窝里,不时的哀鸣几声,似乎在像人们诉说什么,生命的存在,抑或是季节的流逝。

  我悄悄地点上寒灯,欹枕难眠,无奈起来,倚栏眺望如黛连绵的青山,淡淡的月光,泻在两三珠落尽的海棠,形成一幅斑驳陆离的景象。伸手摘下一珠,鱼沉雁杳天涯路,始信人间别离苦,此时的心事,却难说。惹尘的镜台,神差鬼使印上我凋零的容颜,双眉带愁,明眸含幽,青春不再有,昔日的神采飞扬的容颜已经成了一朵惨白的梨花。一梦瘦一回,一夜重一病,褪却的时光,怎知我枕前尺素的卿卿意念。

 一声南无佛,愿君千万岁。

销魂的暗夜,烙上了生命的悲凉,巫山云梦,是一首未唱完的歌曲,却被乍起无情的杨柳风吹得支离破碎。锦帐闭目低垂,双手含印,半生的漂泊仿佛如一梦,此时,唯有,佛声,木鱼声。

  谁,带走了芳菲的四月,谁在翻云覆雨的命运里吟风弄月,谁让愁绪从羌笛里流泻漫天,谁打破了轮回里古老的禅定,谁又浇洒门前的青苔,谁带走了离歌最后的一次守候。

  欲说还休的寂寞,也抵不过零落风尘碾作碎泥的心伤。多少事,随渺渺的澄江,流进无尽的天涯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 

流光飞舞 - 悟空 - 西风瘦马的博客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459)| 评论(4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